从“口罩”谈起,前外交官与专家共析东西方文化碰撞与交融

2020-04-22 16:01:58 25

由亚洲礼仪文化研究中心主办,“外交官说事儿”协办的“文化的冲突,疫情放大器下‘危与机’”线上研讨会第二场于4月17日上午举行。会议研讨从“口罩”谈起,透过疫情“放大器”,挖掘东西方不同的社会行为、国家政策、民众导向,找寻解决东西方文化冲突的着力点。

研讨会由亚洲礼仪文化研究中心首席顾问、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主持,亚洲礼仪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王静云出席。

中国前驻瑞士、意大利兼驻圣马力诺大使董津义表示,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,给各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了巨大威胁。在所有控制疫情传播的措施中,人们是否戴口罩不仅是中国和西方的差别,也是亚洲和西方的差别。差异主要体现在文化认知和生活习惯上。西方人注重的是“自我”,就是“我有病就戴,我没病就不戴”,体现出一种我行我素。中国人注重群体,“我有病,戴口罩是不传染别人,我没病,戴口罩防止别人传给我”,把个人置于群体当中。他认为,世界现在出现一些指责和怀疑中国的声音,增进相互了解是关键,要围绕着“通”和“同”这两个字下工夫。“通”是民心相通,这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成功的关键保障,国之交在于民相亲,民相亲在于心相通,以人文交流为纽带促进民心相通,这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占据突出地位。我们要以文明交流来超越文明隔阂,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,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,推动各国人民形成相互理解、相互尊重、相互信任的人文格局。

中国前驻斯洛文尼亚、波兰、罗马尼亚大使徐坚表示,中国在抗疫过程中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,有效应对控制疫情,尽己所能帮助其他国家,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肯定,加深了国际社会对中国文化理念的认知,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融合。在这一过程中,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为更多人所认同。在抗疫中,中方始终强调“疫情没有国界,病毒没有种族”,只有团结协作、携手应对才能战胜疫情。与此同时,中国在抗疫过程中展示了自己文化理念的优势,面对疫情和政府的政令,是顾全大局还是个人优先,中国人和欧洲人的不同表现显示出巨大的文化差异。此外,在这一过程中,中国展现了无私的胸怀,虽然中国自身抗疫任务很重,但仍向很多国家伸出援手。中国的一些传统理念逐渐被接受,以“戴口罩”为例,随着疫情的发展,一些欧洲国家开始从官方层面建议民众戴口罩。随着中外各个领域不断地深入交流,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会越来越紧密。

《文明》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、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执行会长娄晓琪表示,新冠肺炎的全球蔓延诠释了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理念,全世界在经济、物流、信息等领域已经血脉相通。“一带一路”中的“民心相通”就是要理解和尊重对方的文化习惯,并接受对方文化习惯中对自己和他人更有价值的部分,然后将这些内容进行分享和传播,这样既不打破和推翻已经形成的习惯和认知,又相互尊重和有了共同交往的话题。他建议,未来各种文化之间要通过在一个大的空间不断讨论和交流,建立不同的参照体系。在强调自我个性与习惯的同时,了解别人的看法,同时也对别人的个性有认知,知道存在的问题和视角差异,寻求更多的共同性。

中国前驻法国公使衔参赞、前驻中非特命全权大使孙海潮表示,疫情除了带来卫生危机,还带来了经济危机和国际产业链重组的加速。病毒没有国界,产生的相对效应也会超过国界。中国也面临产业链重组的问题,但是中国目前在世界产业链中间的位置是难以取代的。原因在于,一方面,国际产业链是长时间形成的,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;另外,资本和企业是朝着有利可图的地方发展,如果一些地区投资环境不好和成本的增加会阻止资本到来。他强调,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以来,中国一直努力“化挑战为机遇”,四十年来我们遇到的挑战不比新中国成立之前少,中国能够走到今天,就是因为中华民族有“化挑战为机遇”的智慧和能力。西方现在向中国“甩锅”的现象在凸出,但历史还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讲好中国故事的机会,让我们借助疫情改变西方世界对中国的看法。

山西财经大学副教授,察哈尔学会研究员,国家社科基金《美国智库与对华决策研究》主持人宋汉唐表示,疫情体现出中国公共外交面临的一个新课题——互联网。如果说首脑外交是点对点的一维外交,官方外交是面对面的二维外交,公共外交就是立体的三维外交。现在互联网存在三个问题:主体不对称,信息不对称,以及场域不对称。互联网是公共外交的一个巨大的政治空间,面对西方的互联网竞争,我们应该让更多民众加入这样的全球互联网舆论场中,去西方化的中心化,要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,相信年轻人的国际交往能力,相信他们的觉悟,也相信我们的专家和学者,让互联网空间的公共外交大有可为。

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、喜马拉雅区域研究中心秘书长,西华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龙兴春表示,在对外舆论方面,西方国家有政府、媒体、政党、议会、非政府组织,但中国在发挥人口优势、发挥民众的作用方面未来还可以进一步提高。他建议,我们可以用“多只手”应对国际的舆论场,除了官方媒体外,还可以加入自媒体、个人、专家学者等。我们要避免在舆论场上只有一个声音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需要有多一些的发声主体,智库、媒体、非政府组织、专家学者都可以去发声。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网

(供稿:国家语言艺术研究中心 孟磊 姜鸥宸 张明泽 王越 谢珂)